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屏营销 >
盘点2010最具争议性国际话题
发布日期:2022-01-30 08:11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一年之中,热点纷呈;网络意见,众说纷纭。新闻事件往往纠结着事实的真伪、价值的判断,关注之所在常常又是争议之所在。如何辨明这些事件背后的是非、善恶、得失?价值多元的时代更需要新闻的多元阐释,方能求得最大限度的客观和公正。以这样的眼光盘点2010,我们发现网络一度热议的国际话题依然包裹着集体的非理性,有待再认识。

  今年以来,中国周边频频出现新动向,比如泰国政局、缅甸大选形势,等等。尤其是3月份韩国“天安号”舰艇沉没以来,朝韩对立形势严峻,东北亚形势一度阴云密布。在这种环境下,“中国傲慢论”和“”轮番炮制出炉,说什么中国“后院”起火了。一时间,好像东亚“山雨欲来风满楼”,而中国因“咄咄逼人”陷入外交“孤立”,中国周边国家担心害怕,“纷纷寻求”美国保护,美国又成了它们新的“保护神”了等等,不一而足。

  面对这种舆论攻势,国内也出现一些跟风论调,“中国后院起火”似乎成为既定事实。然而,事实果真是这样吗?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要弄清楚的是,中国并没有什么“后院”,也从来不想搞什么“后院”。中国的国家性质决定了中国不赞成“后院说”,也绝不会像某些美国人说的那样,中国一旦强大起来,就将像美国一样“无情地追逐世界霸权”。至于中国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矛盾,包括领土主权的争议,很多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或者地缘政治关系中难以完全避免的分歧。中国同有关国家已经并将继续探讨公平合理的解决途径。

  首先,国内政治日趋“两极化”与深陷“民主困境”; 国内经济社会分化严重,国际金融危机激化社会矛盾。泰国的“保守派”与“亲他信”势力等,对立双方分庭抗礼、长期相持不下,以致政争不已。吉尔吉斯斯坦此次政局动荡,其主要原因就是经济发展出了问题。

  其次,国际、宗教极端势力与部族民族矛盾作祟。西亚、南亚、中亚与东南亚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三股势力”,“基地”组织与“”等在此具有长期肆虐的“土壤”。

  此外,西方大国加大介入,是诱发乱局的重要因素。东亚并没有“起火“,所谓的中国“后院”也没有起火,而是美国方面有人企图“放火”。早在去年11月奥巴马访问日本时,闹剧就拉开了序幕。奥巴马当时明确宣布,他是美国“第一位太平洋总统”,美国要增强并继续保持在这一极其重要地区的“主导地位”。今年1月,国务卿希拉里拉开了第一幕。她在夏威夷一次政策性讲话中六次强调,美国要继续在这一地区发挥“传统的经济与战略领导作用”或“中心作用”。之后,美国借用韩国“天安号”沉没事件,从8月开始举行美韩大规模军演,成为这出闹剧的第二幕和续篇。

  事实证明,东亚形势以及中国同东亚国家的关系早已今非昔比。“亚洲北约”那套过时的冷战思维,早吃不开了。这不仅是因为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和平、合作和互利共赢的思想日益深入人心,还因为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睦邻与“和谐周边”政策,平等待人,不搞对抗,使美国所谓“”和“中国傲慢论”的观点不攻自破。

  中国还是原来的中国,中国对涉及国家主权与安全的问题,重申自己的立场,告诫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应予尊重,不要侵犯,并不是什么“反应过度”,“刺激”美国,更不是什么“咄咄逼人”。东亚上空的月亮还是原来的月亮,星星还是原来的星星,只不过现在比过去更明亮了,难道为此就要人为地用大片乌云去遮盖吗?

  东亚国家也不会为美国欺骗性的战略图谋所惑,最近菲律宾和澳大利亚就在南海问题上给美国泼了一瓢冷水。8月,菲律宾外长罗慕洛公开称,解决南海争端无需美国或第三方协助。同样,在8月份澳大利亚大选之前进行的辩论会上,针对南海问题,澳大利亚朝野在激辩外交政策之余却不约而同地“倒向中国”,希望通过双边机制来解决。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要主导世界的老毛病同东亚国家联合自强以及中国兴起的大趋势不相适应。东盟国家需要美国的合作,甚至某种大国力量的平衡,但无意在南海问题上追随美国。

  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应该看清闹剧的本质,冷静观察,沉着应对,千万不要中了别人的激将法和离间计,也不要跟着美国媒体刺激性舆论转,感情用事,浮躁上当。所谓美国已形成对中国的“C形包围圈”,不过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的一厢情愿而已。我们需要警惕,但无需过虑。

  面对复杂的局面,中国需要不断强化“周边是首要”的意识,加快制定“大周边”战略,统筹周边外交与沿边地区的发展稳定,有效化解周边动荡风险,妥善因应大国地缘角逐。不过,“与邻为善、与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已经遭遇挑战,中国不可能再像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那样具有稳步拓展的机遇期。中国与一些周边国家关系的互动进程,可能正在告别过去十年的稳定态势,摩擦会有所增大。